香蜜,这几年唯一一部看完了的剧,唯一一部站了官配的剧,虽然我是个杂食,各种都能看的下去的那种,但真爱和消遣要分开,我又不是ky,有木有洁癖,如果太太文笔好又不黑角色,偶尔看看找个乐子还是可以的(´๑•ω•๑`)

我有点方,我最近总是看到一些人叫自己同好道友,我现在一看这俩字就容易想歪=_=

【授权转载】《观墨香粉作死有感》

沏陶:

神仙写诗!


月下黑白乱纷纷:



戊戌九月夏交秋,蜚短烁金蔽日头。
旧浪未伏腾新浪,泼泼溅溅荡浊流。
西山暮色黯天地,差池乱目戚施走。
闪闪似星定睛辨,极浦枯树鬼火幽。
鸱鸮险击桃李坠,獐狈已折花信掊。
香堂笙歌充病耳,墨印腥血岂可嗅?
蛇蝎粉头毒蛰吐,虎狼谣棍食人肉。
言清行浊恬两面,教猱升木独一手。
昔者直言拒屈从,指弊却结恶仇雠。
今朝再起痡瘏事,翻黄倒皂牙爪丑。
巴陵滂沱雨千嶂,键盘嘈呶逞白口。
呼号还欲摧霜叶,詈夷为跖功为仇。
吉凶佑祸悬未定,磨搅讹绷蔑不休。
狼藉臭名关天重,草菅人命更蒙瞍。
欺心昧良吮痈痔,口业翻脸抛脑后。
空谈风月捧铜臭,败类斯文不如狗!
魔道走尸传狂病,天官赐垢养毒瘤。
所向披靡皆正道,信徒战死是节守。
群妖乱舞瞠人目,麻木不仁寡耻羞。
不理善恶唯护秀,铁石心肠难再有。
破铜烂铁锈桃花,死水白沫酿绿酒。
忝列原耽又拖累,驽马害群一身臭。
烂肉不割难永治,刮骨疗毒死后生。
搬砖砸脚活报应,孽力回馈自咎由。


👏👏👏给原Po鼓掌
哦对了,原Po说开放转载授权,想转哪转哪




“我原谅你了”

如果真的热爱写作这件事情,热爱自己笔下的人物,为什么还要抄袭呢?尊重,是一件最最起码的事吧

今天郭小四和于正双修了吗:

希望各位抄袭者/冷漠旁观起哄者认真的看看,拜托你们了


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么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行吧我错了,哪怕对家的太太关于某一问题的见解再好态度再正我也不应该说出我的想法表明我的态度,不该只是自认不是ky不撕人就往人家评论底下露脸,太太对不起!
我是明白了,对家如猛虎,戾气大的对家是恐龙,我喜欢配角我有罪😭😭我一蠢萌新不该太天真,我就在自己家转悠就挺好的,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不乱翻主页不乱逛tag,不跟吃对家的人说话,无论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看起来三观有多正,我一吃杂食的不该让有洁癖的人看见我😭😭

我觉得我得反思,不管我在对家那有多大的善意,有些话配上我这头像就是挑衅,尤其对戾气大的来说=_=可我一点都不打算换头像,头像才是最无辜的

芬必得:

@端方雅正如玉君子无私中正仙门名士蓝忘机
@欧阳子真为首的若干人等


姬越:



对一切因任何缘由要求受害者体谅和宽恕者,都可用世间最恶毒之言语以咒其灭亡。


凡一切慷他人之慨,宽他人之容者,皆与凶手同罪。




芬必得:

@墨香铜臭
@不夜天受害者家属
@天官里那些连姓名没有,死了不知多少的凡人

姬越:


没有人会去关心故事最开始是什么样子的。

无数的人被捂住了嘴,被挖掉了眼,剥夺了自我思想,成为提线木偶。
执笔者抹去他们的姓名,将他们的痛苦轻描淡写,把他们描绘的面目全非。
被害的变成加害的,邪恶的变成善良的,无辜的变成罪有应得。
人们愤怒的对已看到的大加指责,从未去细想深究。

他们的呼救声被厚重的历史尘封,压在无数的书页之下。
无人问津,不见天日。


我错了,我一个脆皮奶妈不该往前面跑😭😭

由于某些必要因素,我每天都要至少默念一遍:黑瞎子是吴邪的老公
😁😁😁

有理(╥﹏╥)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开学。珍惜它吧。比它更残酷的只有毕业了。

孙哲平0817生贺活动开启!

燕鲤:

老公😭😭😭求求大家


楼主:



感激不尽orz




超咸鱼的木木君:







呜呜呜呜呜呜大噶帮帮孙哲平!!!!








包包包子铺!:































他叫孙哲平,是一个狂剑士,也许还是一个不知退让、不知收敛、不知忍耐的战士——他总和自己战斗。
















在那个最为艰难的夏天,在也曾拥有过的美好张狂的青春,还在将来。
















将来,他依然手执重剑,他依旧向前,只要再多几分钟,再多给他几分钟。
















他定能回来。
































即日起,至8月15日12: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因不可抗力因素,大孙的生日开屏将调于8月16日开启~
















届时记得相约LOFTER,为我们的狂剑士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0817孙哲平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不打tag

我昨天就想说了,我抄个主观题答案还晓得糅合成自己的风格呢,好多人说你看这两个人也没多少相似的地方,我还说我看着答案写出来的答案时间长了连我自己都看不出来我当初是抄的答案
且不说这件事的定性到底是什么,我觉得我(们)和江澄受到了伤害
魔道圈子不怎么安宁,三天两头出事——这是我刚进这个圈子就有的想法,我可能孤陋寡闻,但这真的是我见过糟心事最多的圈子
我现在心里有颗刺,也不是很疼,但绝对无法被忽略

最后一句,鄙人眼拙,作为ss和桃花债都看过的人,我当初是真除了文风和主角都是神仙上愣没看出还有哪儿像的地方,可你说它抄袭了吗?
——抄袭了啊,千真万确!

我受不了了

我,,我,,我,,,心情复杂,,,,,,

落墨无离:

我是说,如果,毕竟这个目前没法说……如果魔道的江澄真的是mxtx……


那我喜欢了这么久的江澄到底是谁啊!!!
是浩然剑的真身还是这个粘贴重塑的?
我喜欢了那么久的魔道江澄原来不存在吗???


尚可听涛:



给你们概括一下,有本书叫《浩然剑》,07年就得过奖,作者是霹雳粉,里面有个角色叫江澄,用一鞭一剑,描写时有“银色长鞭”“紫电之姿”语言,描写角色性格有“冷峻狠忍”语言,还有个姐姐
你们自己感受吧
未知全貌,不予置评,我现在去看浩然剑,真相总是要亲眼看看才好
以及,我不合适地说一句:
怪不得不疼,原来不是亲生的


如果张佳乐大大第八赛季退役的时候去看全明星,还被选中幸运观众会发生什么呢?

不知道有没有类似的文嘞(´๑•ω•๑`)

摘纪录:

而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们只知道别人有什么,而他们不可以没有。所以大部分人心是无解的。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感谢推荐

江湖不见

那一年的江南
茶馆里依旧流传着江湖
故事里的恩怨情仇上演
活在故事里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
有什么是当年呢?
哦,是了
可以看见薛家庄的船上,钓鱼依旧很方便
雪庐书院传来的书声琅琅
窦之道前辈依旧热衷问问题
芳菲林的桃花灼灼似火
落花铺在那路上一如当年
我走过每一寸的江南
喝酒品茶,打马看花
看生离、看死别、看夕阳入了晚霞
我与无数人擦肩
对无数人笑过
我早已把江南刻进了骨血
可依旧找不到他
我无数次经过那木屋与河边
总觉得他还在那里
我对他笑
他嫌弃我送他的礼物
木芙蓉攒了一朵又一朵
可一晃眼
他就不见了
【后来,我做了个梦,梦里正是春尽头,山林间花开簇簇,他的眉目隐在山色后,看不清晰,只有嘴唇微动,却没有声音,我以为他要喊我名字,可将那口型比对,得到的却是:江湖不见】


灵感来源于【】是我在配音秀上看到的

    思明兄
    展信安
    在江南的暖风里熏久了,这次回华山,竟是险些生了病,不只江南有风花雪月,华山也是有的,还有个寒潭。我回来的时候,正赶上有新弟子跳寒潭,看着他们瑟瑟发抖的样子,我终于知道当年我从寒潭出来时是怎么个狼狈样了,原来我来华山已好几年了啊。从前,不论我在华山还是下山历练,见到各派弟子,几乎都要规规矩矩叫几声师兄师姐,我听着各位师兄师姐叫了我这么些年师妹,总觉得我仍是初入江湖的样子,现在,竟也是有许多弟子要唤我师姐了,出门在外也总有师弟师妹找我帮忙,我当年,大约也是这个样子吧。
    我还记得当年跳寒潭时,潭水冷得刺骨,师兄告诉我,身为华山弟子,当心性坚定,有一身凌然正气。前几日看书中有风骨二字,我想,华山的风骨,当是这雪中松是寒潭水。对了,枯蝉师兄竟趁我大发感慨时将我丢入寒潭,说要让我重温当年的感觉,再怎么说我也总帮他跑腿买东西,实在是很不够意思。我一时不备,还呛了好几口水,幸好路过的检查课业的华真真师姐将我捞了上来,若是我真在一众师弟师妹们面前溺了水,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感谢真真师姐,我以后一定勤做课业,绝不偷懒。亚男师姐一边嘲笑我一边把我拽回去,给我灌了一大碗姜汤,师姐做饭很好吃,但姜汤确实是难喝的。听潇潇师姐说,那日下午风师兄、真真师姐、亚男师姐训了枯蝉师兄小半个时辰,犹以亚男师姐气势最足,那几日枯蝉师兄简直要绕着师姐走了。
真奇怪啊思明兄,我自认已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女侠了,连张三大哥都感慨说我长大了,可其实,在华山的师兄师姐们面前,在香帅胡大哥他们面前,在思明兄你面前,总有那么些时候需要你们照顾我,风师兄总说我还是个小孩子,当时我还老大不乐意,现在想来,也确实是这样。
    思明兄,今日华山又下雪了,当真是银装素裹,从高处看,华山派有一种古朴庄重的气质,也显出了几分恢宏。今天起早溜去誓剑石那边看日出,视野很好,也很清净,就是冷的很,昨天半夜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我本来还以为看不到日出了。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山上的雪泛着暖暖的光,看起来真的很漂亮,我听说北方有座长白山,山上有一方天池,雪景很好看,不知道比华山如何。思明兄,等我再去江南了,我们一起去看看江南的日出怎么样?我给你带我偷挖出来的齐师兄埋的酒给你喝,齐师兄酿的酒很好喝,但他特别宝贝他的酒,只给风师兄一个人喝,上次我不小心喝了一坛,就被他追着绕华山跑了好几圈,不过他肯定想不到,我现在都已经把他藏酒的地点摸清啦!思明兄,现在我已经能很轻松就用轻功登上江南最高的山了,但我还是不会站到鸡鸣寺佛塔的塔尖。薛家庄那边的大湖中央有一艘船,在那里总是很容易就能钓到鱼,我跟张三大哥学会了烤鱼,下次就可以烤给你尝尝了。如果在江南待的时间长的话,兴许能赶上中秋节,若思明兄有空,想邀你去金陵城看看,那里应当会很热闹,我以前总去点香阁找蔡师兄聊天,和他聊天很好玩,但他总抢我钱。不过如果和思明兄一起的话,我当然不会去找他啦,但我们可以去看方莹姑娘跳舞,她可好看啦!说起金陵,上次离开金陵前,我把摆在一座小桥边的十几个坛子全沉河底了,不知道暗香的师兄师姐见到我会不会打我,思明兄,我真的打不过暗香啊!
    思明兄,虽然香帅蓉蓉姐他们总劝我要离你远一点,可我总觉得,能遇见思明兄你,实在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呢,你多好啊。思明兄,我现在给你写信,外面又下雪了,蜡烛也快燃完了,明天亚男师姐要骂我浪费了。思明兄,我提笔给你写信,浪费了许多张纸都觉得写得不好,于是只好与你说些琐事,你知道的,我穷的很,飞鹰传书虽然快,但是有点贵,所以一次就给你写了这么长,你可不要嫌弃我呀思明兄。
    思明兄啊,我现在很好,希望你也很好,其实我总希望,你能有半生是为了自己而活的,我该拿你怎么办啊,可思明兄,你千万不要赶我走啊。
    思明兄呀,我真的很喜欢你。
    思明兄,我能抱你吗?
    思明兄,我能亲你一口吗?
      
                                         织落字

                                                                                            

事实上,每次看到黄少天这个名字,我都会不可抑制地想到周棋洛

沉迷张佳乐无法自拔(❁´ω`❁)

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如果我能见到江澄,我就要对他说:
“江澄,他会回来的,但回来的不是你要等的那个人”(关于藏着陈情的那些年)

“江澄,如果不想放弃的话就不要放弃了,没有人可以逼你放弃,但是江澄,我希望,你一定要放过你自己”

“江澄,你是对的,你没有做错,你不需要说对不起”

  ……

人心是肉长的,关于魔道那些人,那我当然要偏心江澄,其实作为一条以羡澄入坑的咸鱼,我最想看到的结局是,江澄能够不再困于执念,真真正正的放下,再见面时,是世家宗主面对外人的疏离有礼,只淡淡道一句“魏公子”,从此他的红尘里再无魏无羡——他的师兄早已死于十数年前的乱葬岗

这样的话,江澄会活得轻松一些吧

但我又想,其实江澄还是很想让他回来的吧,那是他的亲人啊,哪怕魏无羡早已面目全非,他还是很重要的存在

各人有各人的红尘,江澄的红尘里,是希望有魏婴的

可是怎么办啊江澄😭😭魏无羡现在是姑苏魏无羡,再也不是云梦的魏婴了,再也不是江澄的师兄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贴吧的魔道相关时总是很生气,心理活动如下画风:
①丫只看表面不看本质!
②你这句话就是在黑澄澄黑澄澄黑澄澄!
③你个nc粉!

呼~淡定淡定
可爱的太太那么多,宝宝可是江家人!

我现在越来越恶心贴吧的魔道相关了,贴吧的推荐简直有毒😡
oh天,我爱LOFTER!

太太真的说的太对了,明明是这么好的江澄啊!

一寸微光:

Selene与沉睡的牧羊人:



双杰之所以会是个同道殊途最终背道而驰的结局,归根到底是性格不合。很多人在指责江澄心性不好时会拿他与魏无羡做对比,比着比着就会走上比惨的歪路,然后这场无意义的争吵就会以“江澄虽然惨但惨不过魏无羡,魏无羡性格还比江澄好,所以江澄就是有问题”的论断结束。

谁比谁惨的问题实在老生常谈了,双方理由都很充分我们就见仁见智了,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我觉得魏无羡比江澄幸运很多。

他之所以幸运是因为他得到了许多不该他得到的东西。比如莲花邬这个家,比如江枫眠这个“父亲”,还有江厌离这个姐姐,虽然名义上这些人不是他的亲人,可是他分走了本属于江澄的一部分亲情,这是不容质疑的。
可以说魏无羡后来的一切都是江家给他的,而魏无羡对此心知肚明,他对此也充满感恩,非常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一切。无疑魏无羡是怀着感念长大的,江家上下没有人是亏欠他,他享受着本不该属于他的一切,心态好得不行。
所以他即使天资过人,却仍愿意屈居人下,向江家和江澄效忠,做未来家主的下属,纵使江澄天赋修为不如他,他也愿意屈居其下。

但江澄却不一样,魏无羡的到来与他而言即意味着得到,也意味着失去。他有姐姐,不缺手足,有妃妃小爱茉莉,他不缺玩伴,魏无羡于他而言,只是魏无羡本身。
换句话说,江澄对魏无羡的友情(重音)在理论上(重音)更加纯粹,更加无功利,因此他对魏无羡,在心态上完全可以更有恃无恐。用一个不恰当的类比,江澄对魏无羡,完全可以像《追风筝的人》里阿米尔对哈桑那样。

但是相反,江澄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是追在魏无羡后面替他擦屁股,魏无羡愿意换丹给他,可江澄为魏无羡引开敌人的时候,一定是带着的是失去生命的觉悟去做的。对魏无羡,这么一个父亲下属的儿子,一个欠了自家莫大人情的人,换做谁都很难像江澄一样平等相待,更别说用生命去护着他了。

即使江澄因为魏无羡失去了很多他本应有的。魏无羡分走了本可以专属于江澄一个人的姐姐的关注,更别提江爹对魏无羡比对江澄还要好。江家能不能对魏无羡和江澄一碗水端平始终是个问题,而且我们还时时地忽略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不平等的。

不仅如此,魏无羡在江家,无论是江爹虞夫人,还是江家的弟子客卿,他们总是用某些言行举止冷不丁地向江澄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不如魏无羡。而这对于一个孩子成长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江澄在成长中不断地失去对自我的认同感,反之魏无羡却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地建立认同感(即使他心里会对江澄感到愧疚,但这是不争的事实)。

无论是亲情还是自我认同感,我以上所说的这些都很难去量化,但我们必须承认的是,魏无羡的幸运,在客观上是建立在江澄的牺牲之上的。


虽然这些都不是魏无羡能够掌控的,但在性格逐渐成形的时期,魏无羡得到了他不该得到的,江澄失去了他本不该失去的。同样是心里创伤,魏无羡的心里创伤是狗留下的,而江澄的心里创伤是不爱他的父亲和总拿他与兄弟作比的强势的母亲。

怀抱着感恩长大的魏无羡,注定和一直被父亲忽视被母亲打压的江澄不同。失之我命得之我幸的心态造就了魏无羡的豁达。而江澄,是眼睁睁看着本该是自己的东西一点一点失去的,他的自负和自卑,他的抱残守缺,他的容不得失去和失败,可以说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了。

江澄最珍贵的品质就在于此,明明出身不同,可他对魏无羡的友情是平等的无功利的,即使会羡慕会不服,可他始终坦坦荡荡,明明有怨,但却无悔,看上去自负狭隘,可他分明包容了大部分人包容不了的人和事。像江澄这样的经历,就是典型的60分的父母60分的环境养出了一个90分的孩子。江澄没长歪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再不堪至少从来没伤害过别人没给别人制造过麻烦,从始至终他伤害过的人只有自己,撑死了再加一个受他不当的教育方式荼毒的金凌(虽然我觉得他比起江爹虞夫人强太多了)。

我始终认为,没有人有资格有立场站在道德高低上指责江澄。当然,如果在你小的时候,你爸爸把隔壁老王家的孩子小王抱过来养,对小王比对你还好,你妈天天说小王比你学习好,说你再努力也比不过小王,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p.s.只是一家之言,并不是想捧踩,请看到的宝宝不要曲解我的意思,也请想要在评论区留言的诸位慎言hhhhh


【曦澄】清风过(1)

喜欢的太太要退圈啦,想把这些好文存下来😞

落笔亦随风:

#人物归秀秀,其他归我#
#渣文笔,不喜求轻喷#


       封棺大典结束后的三个月,人们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随着时日的增长,人们也渐渐的忘却了金光瑶的事,虽然茶余饭后仍是会被人提及,不过,也基本是用来吓唬小孩子了。


      然而这些事情,都和江澄没什么关系。


      时至冬日,莲花坞的莲花都已经谢了,整个池塘光秃秃的,看着没有一丝生气,江澄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叹道:这个莲花坞,倒是越来越不像个家了。
  
     一连好几日都是阴天,难得今日出了太阳,江澄端了把椅子,坐在庭院中,舒舒服服的晒起了太阳。


     只不过这眼睛才刚刚合上,江家的主事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宗主!!宗主!!不好了!!”
  
     “本宗主好着呢!”江澄有些无语,难得今日想晒个太阳,怎么又有事情?不过抱怨归抱怨,事情还得解决,于是江澄板着脸道:“说罢,什么事?”


     “金公子他…他在姑苏遇险了!!”江家主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刚刚有门生来报,说看见了金公子的求救信号…”


     “什么?!!”江澄闻言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在姑苏遇险?!!姑苏蓝氏是干什么的!!”
 
    说完江澄便后悔了…蓝曦臣如今尚在闭关,蓝忘机和魏无羡又在四处云游…蓝启仁年事已高…


    “你挑一些人,随我去姑苏看看。”江澄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金凌这些年来都是同那群蓝家小辈夜猎,又有温宁暗中保护,按理来说,不会出事才对…只怕这次,有些棘手了…


姑苏境内,某山林。
      “怎么办,还是走不出去…”蓝景仪看着四周,觉得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又转回来了?”


      “看样子…应该是。”蓝思追沉思片刻,道:“此处应还有阵法…”


     “也不知道舅舅看见我的求救信号没…”金凌有些沮丧:“已经三天了…”


    “从云梦到姑苏,至少也要五天,阿凌,别太担心。”蓝思追安慰道:“江宗主一定会来的。”


    “等等…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蓝景仪道。


      金凌与蓝思追互相看了看,静静地听着四周的动静,果然听到了一些声音。
  
     “叮铃——”金凌腰间的铃铛连着响了五声。几个小辈不由得面色一沉——江家的九瓣莲清心铃,五声响乃大凶!


     “只怕这次…是凶多吉少啊。”蓝景仪道。


     “温宁还没回来?”虽说金凌对温宁恨不起来,但让他叫温宁叔叔他也叫不出口,索性直接叫了名字。


      “没有。”蓝思追摇了摇头,他倒是不担心温宁,毕竟温宁是凶尸,也不会怎么样,眼下这个情况,自己的处境才最需要担心。


       “小心!”在蓝思追愣神间,金凌提剑挡住向他袭来的蛇尾,不过力量悬殊太大,金凌直直向后退了好几步。


      “阿凌…”蓝思追急忙上前扶住金凌,替他稳住身形:“没受伤吧?”


     “你先别管受没受伤,过来帮忙啊!”蓝景仪提着剑替二人挡着蛇尾,不过力量悬殊实在太大,也是有些力不从心:“这蛇,似乎有些眼熟。”


     “这是书上说的……九头赤焰蛇!!”金凌嘴角抽了抽,自己这是什么运气啊!!


    赤焰蛇并未给他们思考的时间,攻势一次比一次凶猛。三人已经被困在这林子里好几天了,本就精疲力尽,又如何能招架的住这千年妖兽的猛烈攻击?


     又一蛇尾袭来,三人躲闪不及,被蛇尾抽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狼狈不堪。


     正在三人觉得大概是要命丧于此的时候,一道紫光闪过,江澄踏着三毒闯进了三人的视线。


     “舅舅!!”金凌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你终于来了!!”


     “你这臭小子,一天到晚就会给我惹麻烦!”江澄看着面前的蛇,也是吸了一口凉气…九头赤焰蛇…怎么会出现在这?


     “保护好自己!”江澄皱了皱眉,若只是自己一人,对上这赤焰蛇还有几分胜算…可还要分心保护金凌……


     江澄一手握紧了三毒,一手提着紫电,直直向那赤焰蛇刺去,蛇身庞大,没有躲开…不过,这蛇皮倒是异常的坚硬,江澄这一剑下去,只在蛇皮上留下的道浅浅的痕迹。


     “………皮真厚。”江澄一边躲着赤焰蛇的攻击,一边用剑在赤焰蛇身上刻画着符文。


      “江宗主果然聪明。”蓝思追叹道:“直接把符文刻在赤焰蛇身上,倒是省事不少。”


     “那是,我舅舅,能不聪明吗?”一听到有人夸自己舅舅,金凌心里就乐开了花。


      “啧,还说你像你舅舅呢。”蓝景仪一手搭在金凌肩上,一手指着前面的江澄:“大小姐,你看看,你可比你舅舅差远了。”


     “蓝景仪!!你找死!!”金凌提剑就向蓝景仪砍去。
 
     二人你追我赶,完全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巨大的危险。


     蓝思追看着这两人,叹了口气。


     另一边,江澄与赤焰蛇仍在缠斗着。赤焰蛇凶猛,但江澄也未处于下风。


     蓝思追见状席地而坐,拿出琴弹了起来。


     江澄勾唇笑了笑,心想道:这小子,倒是比金凌有出息…


#_(:з」∠)_挖个新坑,这次我…慢慢写!!!#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