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炒饭一号齐醒言

关于我

咸鱼一条,吃瓜群众,不喜欢撕逼,产粮这么高级的事情是不会的,但我会把仙人球种枯掉(๑•ω•๑)

香蜜,这几年唯一一部看完了的剧,唯一一部站了官配的剧,虽然我是个杂食,各种都能看的下去的那种,但真爱和消遣要分开,我又不是ky,有木有洁癖,如果太太文笔好又不黑角色,偶尔看看找个乐子还是可以的(´๑•ω•๑`)

我有点方,我最近总是看到一些人叫自己同好道友,我现在一看这俩字就容易想歪=_=

沏陶:

神仙写诗!


月下黑白乱纷纷:



戊戌九月夏交秋,蜚短烁金蔽日头。
旧浪未伏腾新浪,泼泼溅溅荡浊流。
西山暮色黯天地,差池乱目戚施走。
闪闪似星定睛辨,极浦枯树鬼火幽。
鸱鸮险击桃李坠,獐狈已折花信掊。
香堂笙歌充病耳,墨印腥血岂可嗅?
蛇蝎粉头毒蛰吐,虎狼谣棍食人肉。
言清行浊恬两面,教猱升木独一手。
昔者直言拒屈从,指弊却结恶仇雠。
今朝再起痡瘏事,翻黄倒皂牙爪丑。
巴陵滂沱雨千嶂,键盘嘈呶逞白口。
呼号还欲摧霜叶,詈夷为跖功为仇。
吉凶佑祸悬未定,磨搅讹绷蔑不休。
狼藉臭名关天重,草菅人命更蒙瞍。
欺心昧良吮痈痔,口业翻脸抛脑后。
空谈风月捧铜臭,败类斯文不如狗!
魔道走尸传狂病,天官赐垢养毒瘤。
所向披靡皆正道,信徒战死是节守。
群妖乱舞瞠人目,麻木不仁寡耻羞。
不理善恶唯护秀,铁石心肠难再有。
破铜烂铁锈桃花,死水白沫酿绿酒。
忝列原耽又拖累,驽马害群一身臭。
烂肉不割难永治,刮骨疗毒死后生。
搬砖砸脚活报应,孽力回馈自咎由。


👏👏👏给原Po鼓掌
哦对了,原Po说开放转载授权,想转哪转哪




标签:墨香铜臭

我现在超级希望光毛们原地爆炸,跟群疯狗似的

沏陶:

你家的nc粉真的恶臭。

枉凝眉:

请扩散。



如果真的热爱写作这件事情,热爱自己笔下的人物,为什么还要抄袭呢?尊重,是一件最最起码的事吧

今天郭小四和于正双修了吗:

希望各位抄袭者/冷漠旁观起哄者认真的看看,拜托你们了


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么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行吧我错了,哪怕对家的太太关于某一问题的见解再好态度再正我也不应该说出我的想法表明我的态度,不该只是自认不是ky不撕人就往人家评论底下露脸,太太对不起!
我是明白了,对家如猛虎,戾气大的对家是恐龙,我喜欢配角我有罪😭😭我一蠢萌新不该太天真,我就在自己家转悠就挺好的,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不乱翻主页不乱逛tag,不跟吃对家的人说话,无论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看起来三观有多正,我一吃杂食的不该让有洁癖的人看见我😭😭

我觉得我得反思,不管我在对家那有多大的善意,有些话配上我这头像就是挑衅,尤其对戾气大的来说=_=可我一点都不打算换头像,头像才是最无辜的

芬必得:

@端方雅正如玉君子无私中正仙门名士蓝忘机
@欧阳子真为首的若干人等


姬越:



对一切因任何缘由要求受害者体谅和宽恕者,都可用世间最恶毒之言语以咒其灭亡。


凡一切慷他人之慨,宽他人之容者,皆与凶手同罪。




芬必得:

@墨香铜臭
@不夜天受害者家属
@天官里那些连姓名没有,死了不知多少的凡人

姬越:


没有人会去关心故事最开始是什么样子的。

无数的人被捂住了嘴,被挖掉了眼,剥夺了自我思想,成为提线木偶。
执笔者抹去他们的姓名,将他们的痛苦轻描淡写,把他们描绘的面目全非。
被害的变成加害的,邪恶的变成善良的,无辜的变成罪有应得。
人们愤怒的对已看到的大加指责,从未去细想深究。

他们的呼救声被厚重的历史尘封,压在无数的书页之下。
无人问津,不见天日。


我错了,我一个脆皮奶妈不该往前面跑😭😭

由于某些必要因素,我每天都要至少默念一遍:黑瞎子是吴邪的老公
😁😁😁

© 青椒炒饭一号齐醒言 | Powered by LOFTER